怂恿自杀者快点跳楼 这样起哄不需承担法律责任吗

2018年06月25日 23:28:47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怂恿自杀者快点跳楼,这样的起哄也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一名19岁的女孩,

  爬到百货商场的8楼,

  楼下很快围聚众多路过的看客,

  举着手机拍摄着楼上的女孩,

  欢呼、起哄、怂恿,

  又在网络平台热烈鼓动。

  被他们怂恿的女孩李依依身患抑郁症,

  她的抑郁症并非天生,

  而是由一起班主任的猥亵案引发,

  两年前,李某奕还是一名高三学生,

  正准备着高考读大学,如果不出意外,

  凭借她出众的外貌和智慧,

  或可有一个前景可期的人生。

  却因为在一次生病期间

  遭遇班主任吴某的猥亵,

  面对不堪遭遇,

  她先想到的是找学校老师救助。

  但是无论是信任的任课老师,

  还是学校教导主任,都不想得罪吴老师,

  劝依依息事宁人,甚至觉得她大题小做。

  让她感觉班主任“丑陋、罪恶”。

  此后,依依无心上学,

  在痛苦的心理煎熬中,

  依依被确诊为抑郁症,

  在2016年即尝试过两次自杀。

 李依依写给法院的控诉状

  无奈之下,依依最终选择报警。

  当地警方以猥亵及强奸未遂罪名

  移交检察院公诉吴某,

  吴某却辩称

  自己强吻、碰头、上下乱摸的行为

  只是确认下依依有没有发烧感冒!

  检察院最终还是认为吴某的行为轻微,

  且无法证明

  猥亵与李依依抑郁症有直接关联,

  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检察院认为吴某的猥亵行为与小李的抑郁症无法证明有直接关联,决定不起诉

  一次接着一次,

  无人替她主持公道,

  甚至被同学视为精神病,

  让到处投诉无门的依依

  心理最后一道防线也崩溃了。

  2018年6月20日下午,

  依依坐在丽晶百货商店8楼的窗台外,

  手机在她的手中不时的震起。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长达4个半小时里,

  除了当地公安、消防在紧急施救外,

  底下的人群不仅不劝阻开导,

  反而一个个冷嘲热讽、鼓动怂恿:

  “怎么还不跳?”、“你倒是快跳啊!”、

  “在那里犹豫什么?丢不丢人?快跳啊!”

  最终被抑郁症折磨3年的李依依

  松开消防员的手,从8楼跳下,

  看客们一片欢呼,

  甚至将此事作为炫耀的谈资。

  有视频显示,

  女孩跳下后还有围观女子脸上满是笑容。

  趁机起哄之士,今年也和去年一样,数不在少的

  鲁迅在百年前就写过:

  “其实,则趁机起哄之士,

  今年也和去年一样,数不在少的。”

  这句话放到今天依然适用,

  围观起哄甚至怂恿者永远不缺。

  每一个绝望的人站上高楼,

  总能吸引来众多乌合之众,

  在楼下仰着脑袋此起彼伏的起哄。

  网络时代,这些起哄更加变本加厉,

  除了现场围观的看客高声叫嚷,

  缺席的看客也不愿意错过热闹,

  隔着屏幕嘲弄、耻笑。

  2014年一位四川青年小曾

  在微博直播自杀,

  在随后的直播过程中,

  引来了数万条转发和评论。

  很多网友的留言并不友好。

  在某个时刻,小曾动摇过自杀的念头。

  在微博上留言“老子不死了行不行”,

  40分钟内,数百条留言涌进了这条微博下方的评论,

  有人说“不行”,

  有人说“你赔我流量”,

  也有人说,“你必须死”。

  尽管有网友试图阻止小曾自杀。

  但咒骂的留言太多,

  每刷新一次就会多出一百多条。

  劝慰的声音瞬间被淹没。

  网络名人和菜头

  用他买下的@宁财神 帐号调侃:

  老板,加20串肉筋,10串板筋,

  再烤两个大腰子! 

  “几乎每秒都会有几个人留下评论,看热闹、或是刺激他。”

  海南网友@47吱在现实中与小曾相识,

  发现小曾电话关机后,

  她通知了小曾的母亲,

  并联系了泸州警方,

  当房门被小曾的舅舅撞开,

  家人和警察进入现场时,

  他已经失去了意识。 

  不久后,小曾在急诊室里停止心跳。

  自杀者并非全部都是生无眷恋,

  有时候,一个关爱的眼神就可以唤回他们。

  但是,轻生者们

  往往迎来的却是冷漠的围观群众,

  几句话就足够摧毁

  他们最后一丝对生的希望。

  西安一名男子因为讨薪不成

  爬上了市区某购物中心楼顶,

  双腿悬空欲轻生,

  就在民警实施救援的过程中,

  在购物中心楼下的天桥下

  已站满了围观的市民,

  很多人已经看了将近半个小时,

  人群中还不时发出冷嘲热讽,

  说男子“没有勇气”,

  “赶紧跳下来的话,自己也不用等这么久。”

  令人不解的是,当这名轻生男子被救下后,

  楼下围观的市民依旧没有散去,

  有人甚至又等了十几分钟才离去。

  竟然还有人发出“这就救下来了,真没意思”的感叹。

  上海一名年轻女子

  疑因感情纠纷坐在五楼窗台上,

  试图跳楼轻生,

  引起楼下大批围观市民拍照甚至起哄。

  最终,在起哄声中,该女子纵身跃下,

  头部和脸受伤送往医院急救。

  就在她跳下后,

  还有人大声议论:“死不了的,才多高。”

  广州一男子爬上屋顶准备跳楼,

  等待许久之后,围观者开始不耐烦并起哄。

  一中年女子在人群里两次高喊:“你跳啊!你跳啊!”

  听到嘲笑声,

  该男子看了一眼没有消防气垫的地方,

  背着众人后仰倒下。

  在尖叫声中,

  男子倒地被摔成重伤,送往医院。

  悲剧的酿成,当事人的经历是重要肇因,

  但围观者的暴力

  也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倘若不是围观者的嘲笑和怂恿,

  或许事情会有另一个结局。

  围观起哄轻生者应该承担法律责任

  诚然,绝大多数未经训练的人在这种场合,

  很难成为一名合格的施救者,

  甚至可能惊慌失措而把好事变成坏事。

  但这不应该成为

  “围观者”对生命逝去不尊重的理由。

  将跳楼当成肥皂剧,将跳楼者视为表演者,

  眼见悲剧即将发生,围观者不思救人

  反倒比当事人更快进入看客角色。

  假如跳楼者头破血流,

  看客们便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喝彩鼓掌,

  以为这结局果然刺激耐看。

  假如跳楼者得救无碍,

  看客们则一边悻然散去,

  一边惋惜这结局竟然不遂人愿。

  有些自杀者最初意图未必是自杀,

  或许是想进行维权,

  其间也充满令人同情的因素,

  然而围观者的起哄

  加剧和推动了自杀者的轻生行径。

  从这个角度说,围观者的起哄、嘲弄,

  实质上就是一种支持和鼓励自杀的行为,

  而且是以言语等行为

  挟持和要挟自杀者轻生。

  按照欧美国家以及我们邻近的韩日等国的法律精神和法律规定,

  帮助、支持、赞同和鼓励他人自杀,

  或者企图使他人自杀的行为

  都属于严重的犯罪行为,

  都要给予法律的制裁,

  在英国最重可判处不超过14年的监禁。

  据最新消息,甘肃女孩跳楼现场的

  一些起哄者及发布视频者已被拘留,

  警方目前还在继续摸排。

  但是目前在我国,

  起哄怂恿还不属于违法犯罪行为,

  只被认为是一种道德缺失行为,

  给予的也只是道德谴责,

  正因为看客不需要

  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才造成了

  看客起哄鼓噪自杀者的事件越来越多,

  不仅仅是现场鼓动,

  网络怂恿谩骂也应规制。

张迪

责编:
  • ?766161.html
  • /669009.html
  • ?wt3sa.html
  • /vw8h5.html
  • /444237/yoy5m.html
  • /1lmqf/037142.html
  • ?rqw57/39061.html
  • ?195154/h8okn.html